连花清瘟究竟是毒药还是笑料,抑或是神药?,000401资金流向

涨停板战法 涨停板战法 05月11日 23:07


连花清瘟究竟是毒药还是笑料,抑或是神药?

1

作为一名中医粉,最近被发生在连花清瘟这个药品上的争议彻底吸引了。总结起来,有这样三种观点,一种直接说是毒药,还有一种直接被当成各种笑料,当然,在很多中国人心目中,它还是一味神药,除了生产它的以岭药业创始人吴以岭是中国工程院院士以外,在新冠肆虐之下,另一位名气更大的院士钟南山还发表文章介绍说,在284名新冠肺炎患者的治疗中,有91.5%的治愈率!这还不是神药什么是神药?这连“人民的希望”瑞德西韦,到现在也没个准确的治愈率,反正我是没看到有90%以上的治愈率的报道出来。

其实最早听说到连花清瘟这个大名,还是8年前从同事的口中知道的。当时本人感冒一直不好,在办公室嚷嚷实在太难受了。这位年纪与我相仿的同事非常热心地告诉我:你去买一盒连花清瘟吧,一吃就好了。我就是每次都吃它,效果非常好。不过,她也补充道:最好是感冒刚起来的时候吃,效果特别好。

听了她的热心介绍,我怀着神农尝百草的欣然之心,赶快去药店买了这盒药回来,但是吃下去后,却未见任何效果。想到中药其实是千人千方的情况,也没有002565上海绿新太放在心上。不过这件事过后,我还是记住了连花清瘟这四个字。

所以这次看到说这药能治新冠,私下里还是有几分相信的,毕竟这药对同事这类体质的人,能很好地解决呼吸道的毛病,而新冠也喜欢在呼吸道里做妖。

但没几天,就被有关连花清瘟的新闻吓了一跳。因为有朋友在微信上表示,这药里面有一种成分是鱼腥草,这个草里面有一种剧毒物质叫马兜铃酸,这东西能致癌,还对肾脏有严重的损害。这真是把我吓了半死,因为去年夏天在天目山的农家乐避暑,房东家周围有好多鱼腥草,长得相当好,就挖了不少回来种在自家的院子里,四月份的时候一看,长得那个好啊,想着四川云南好多人都喜欢凉拌吃,赶紧摘了一大把,想着跟女儿一起吃,结果这人说闻了都想吐,没办法,我想着自已种的好东西不能浪费了,只好煮了汤,一个人捏着鼻子给吃完了。我是觉得有点吃多了,可是女儿说不吃完就倒掉,味道太难闻了,只好硬着头皮猛吃,看着这么漂亮的东西不舍得丢啊,再说对呼吸道还有消炎作用,能预防一下感冒也好啊。

这下完了,原来这玩艺儿还有毒?!

还好,今日以岭药业针对媒体的相关报道做出了回应。

针对国内相关媒体称,北美洲某国家拒绝连花清瘟胶囊入境是由于"该药富含马兜铃酸成分"。以岭药业表示。连花清瘟产品于2012年即通过了有关媒体报道的北美洲喷薄而出该国家卫生部天然健康产品法规合法注册(注册号:80033781),并正式进入该国市场开展合规销售,且从未发生被该国拒绝入境情况。

以岭药业还明确指出:连花清瘟产品不含马兜铃酸。媒体所说的"该药富含马兜铃酸"的问题主要是针对连花清瘟中所含的药材鱼腥草。鱼腥草并非马兜铃科植物,其主要成分为挥发油、黄酮和少量生物碱。其含有的生物碱中有一种成分为马兜铃内酰胺Ⅱ,它与马兜铃酸及马兜铃酸的代谢产物马兜铃内酰胺Ⅰ根本不是同一个物质。而具有致癌和肾毒性的物质主要是马兜铃酸与马兜铃酸的代谢产物马兜铃内酰胺Ⅰ。基于药理研究文献报道,鱼腥草中所含的马兜铃内酰胺Ⅱ未见致癌性和肾毒性相关报道。

公司还表示:连花清瘟已经进入市场17年,系统性毒理学研究表明,连花清瘟安全性良好,未见基因毒性及肾毒性。一项汇总了2003年-2013年间连花清瘟临床应用安全性评价的研究,纳入RCT临床文献40篇,涉及4906例患者,其中连花清瘟试验组(2592例),对照组(2314例),在连花清瘟试验组中未发现任何肝肾方面的毒性。

此外,以岭药业建立了完善的药物警戒管理体系,一直在进行着药物上市后风险监测,经过监测也未发现任何致癌和肾毒性等不良反应报道。

好吧,关于它是毒药的事情算是说清楚了。这个我还是相信的,毕竟这东西在西南老百姓家都是当菜吃的。保不齐饥荒的年景大吃特吃,如果有毒,尤其是有这么明确的指向癌与肾的问题,不可能几百年下来老百姓还如此乐之不疲。

不过,伴随着部分媒体发布的关于瑞士药物研究室证明连花清瘟产品"只有薄荷醇",以及其体外杀毒的浓度太低,用通俗地话说,假如1毫升水中非要有1克“瑞德西韦”才可以在体外把新冠病毒杀死的话,那么换成连花清瘟就需要600克!因为人的肠胃有限,这么大量的东西吃下去才有用,那就是一个不可能完全的任务,而且这还是体外,体内到底怎么样?因为没人有这么大的能耐吃这么大份量的药,所以,这药听上去就沦为了一个笑话了。

最厉害的就是姚文嚼字了,居然写了一个段子,笑得我差点可以顺产18颗榴莲了!

连花清瘟究竟是毒药还是笑料,抑或是神药?

——来自微信收藏

尤其是看到犀牛角的成份跟我指甲的成份差不多的时候,真是有一种原来自已天天顶着20个珍稀国家保护物质四处晃荡而不自觉的可笑。

尽录于此,供君一乐。

2

不过,成份这件事情,其实是非常复杂的一件事情。很简单,你要测一样东西里面到底有些啥,你必须得知道这世界上有啥对不对,比如你要测它有没有淀粉,你可以加碘酒下去,看它会不会变蓝。我有个同学在检疫检测局工作,说工作非常忙,总是加班加点,我感觉不可理解,她解释说,出口欧盟的产品要求非常高,很多海产品要检测有没有污染物。可是世界上的污染物有几千样,一样一样检测过来是不可能的,那么你就要想好检测哪些污染物,用什么东西才能最快地检测出来。有时候我们检测了这十几种,但是人家验收的时候重视的是另外一些东西,然后一旦查出,就退货,就影响出口。有些污染物我们这边很可能没见过,所以也不知道用什么办法检测。

而另一位做药材检测的朋友也表示,中药造假有时候非常容易,就在于无法检测它到底有些啥?比如山药,它的主要成份就是淀粉,不少人就拿面粉来骗你。如果你只检测淀粉,可以说面粉就是山药粉,也可以说山药粉里的成份就是淀粉。但大家都知道,山药就是有健脾的功效,按中医的说法,脾主沉降,脾不好,容易便秘,不是很严重的人,吃点山药,是可以很快通便的。但是你吃面粉,对不起,就没有这个功效,这也是山药要比麦子贵得多的原因,当然更重要的是,山药可以入药,而面粉不行。

经过很多年的研究,这位朋友说,他终于发现山药里面有一种面粉里面没有的东西,他可以用一种办法鉴别出山药粉与面粉的差别了,但具体是什么,他不肯说,他表示,一说出来,就会有人往面粉里掺假。到时候又查不出假药了。

当然,更神奇的是一位浙大化学系的博士,他后来一直在做药,他给我讲过一个故事,这个故事可以很好地说明,中药用西药的办法,很多事情是无法解释的。他说蛇毒,大家都知道是个巨毒物,五步蛇咬上一口,不采取措施的话,走不了五步就会死。可是分解蛇毒,看一下它到底包含了什么巨毒的成份呢?分解出来十多种成份,每一种成份都可以吃,没有一样是有毒的。你说奇怪不奇怪?

而中医的一个共识就是,同样的药材,汤方的效果就比其它任何一种方剂的效果好,就是不知道在那碗黑色的汤里,到底溶解了什么东西才会效果这么好,为啥磨成粉效果就没这么好了呢?没有人能够回答这个问题。

所以,当看到某国外实验室说连花清瘟只有“薄荷醇”,我可是一点也没吃惊,我也不认为他们故意要抹黑中药,因为知道一样东西里面没有什么很容易,但是要知道它里面到底有什么,是非常不容易的。

果然,今日以岭药业也回应了这篇文章的观点。明确表示,相关媒体报道中所提到的"连花清瘟仅含有薄荷醇"与事实严重不符。连花清瘟是由13味中药组方而成的治感冒抗流感的大复方中成药,薄荷脑是其中的药物组成之一。

以岭药业表示,目前研究发现连花清瘟产品可分离鉴定出新绿原酸、绿原酸、隐绿原酸等86个化合物。同时在美国FDA开展二期临床试验之后参照美国FDA的建议,对新绿原酸、绿原酸等15个成分建立了指纹图谱方法,建立了从中间体到成品的系统质量控制体系,所以媒体中所报道的"仅含有薄荷醇"的信息是不准确的。

此外,另一位同样信任中医中药的博士也表示,西医有时候真是理解不了中医。比如它们做试验,看体外杀死病毒所需要的药物浓度,这个试验本身,就没有理解中医的思想。中医的很多治疗方法,根本不是杀死病毒,而是扶正袪邪,调动、刺激你的免疫功能,让你的免疫系统去对付“敌人”,而不是直接用药去杀,对于入侵身体的“敌人”是削弱你的力量,并非直接把它杀死。

所以,这位博士认为,也不能用体外杀毒浓度不够,就否认它可能有的效果。

理是不辩不明,这样说下来,中医中药需要证明的是,你是不是有提高免疫力的能力呢?估计这事太不容易证明了,到底什么指标能够刻画一个人的免疫能力的高低呢?一个袪字,又如何量化出来呢?是否能设计出一个试验,试下中药与西药在体外令病毒活跃程度大幅降低的程度呢?

毕竟治病这件事,能解决问题的就是好药啊。如果钟南山院士用这病治疗了284个病人,确实死亡率、重症率、住院时长都有比较好的数据,在没有其它办法的情况下,为什么不试试这个药呢?我认为治愈率能够达到91%以上,真的可以算是神药了。前提当然是钟院士说的全是真话。

从以岭药业今日的股价上来看,投资者还是选择相信以岭药业的,该股今日先跌了大约7%,后来又涨了9%,最终收盘时涨了6.29%,报收34.49元。

太有才了,戴着口罩也能吃东西~

连花清瘟究竟是毒药还是笑料,抑或是神药?

相关阅读